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季风花雪月情-【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03:58 阅读: 来源: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大学校园,当她第一次欣然地走进,一切都是如此新鲜。尚未脱去高中生稚气的她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对自己说:“我要在这里开辟一片天地。”望了望高耸的教学楼,一股热情在她体内燃烧。然而刚迈进大学校门的她根本不知道这座 “象牙塔”里等待自己的,究竟会是什么?

春大一

风飘零 花娇柔 雪融水 月朦胧

她,第一次离开父母,第一次孤身一人来外地上学,第一次拿着饭卡去排队打饭,第一次睡在宿舍的床铺上……到第二次,第三次,新鲜感逐渐涣散,取而代之,都是对家的思念。她想到父母慈祥的面庞,想到家中自己布置的卧室,想到每天早上摆在餐桌上的热牛奶,想到那句“独在异乡为异客”,终于,她泪流满面,那泪水中有种灼烧的温度。

当泪水流干,她忽然想起高中时喜欢自己的一个男孩子——林。

想起林,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从前的她,成绩在年级中一直处于前三名,且人长得水灵漂亮,清高的她根本不屑去看林一眼,因为在她的眼中,林是那么平凡,更别说去接受他。可现在她多希望林能够陪在她的身边。她感到寂寞,前所未有的寂寞,像悬浮在空洞的灵宇中,周围尽是飘渺的虚幻。

她闭上眼睛,想到林那时对她说过的话——“我会等你”!眼泪又一次不自觉地流下来。她想自己或许已经长大了。

寂寞,孤独,这一切,她只能通过拼命的学习来弥补寂寞的心灵。

浑浑噩噩的大一上学年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她荣获了国家一等奖学金,被评为院校优秀干部,成为入党积极分子……然而此时这些荣誉对她来说都不及马上回到家中,回到父母身边,回到自己的卧室,甚至是见到那个平凡的林。

假期中她和林见了面,两个人的手终于拉在一起,而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冬季飞去,春天飘至,她终于还是要回学校。临走前,林对她说:“我会等你!”她点点头,眼睛湿湿的,她知道自己已经爱上这个为她欢颜愁苦且依旧平凡的林。

她到了学校,很想林,尤其是看见校园里挽着手热恋的情人们。那个时候她才发现寂寞原来是如此的难以抗拒。

春天是属于花枝招展,莺歌燕舞,万物萌发的,这样的时节当然少不了一颗寂寞的心。冬雪已经化尽,她同宿舍的女孩们都萌动着一颗寒冷过后,春暖花开的心,好象在一夜之间都有了属于自己的二人世界,就像春天那一夜开遍山坡的鲜花,可是她的清高让她望而却步。

这段时间,林每天给她打电话,她对林说她在这里很寂寞。林说他很害怕。她问林怕什么?林笑了笑,没有说话……

独自一个人走在校园里,她感到孤独压迫着每一根敏感的神经,自己就像被隔离在另一个空间中,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她想赶快放假,赶快回到林身边。于是她仍通过拼命的学习来摆脱寂寞的困扰,她知道自己是在逃避,但也不愿去多想什么,可似乎有一种东西在悄悄地、偷偷地触动她。

终于有一天,大学里一个叫示的男孩对她说:“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带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那个时候,如此的一句话,像在黑暗中呆久了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一样,既兴奋又有一丝恍惚和灼伤,给人不定的错觉。她脑子一颤,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几天中,那句话在她耳边不停的回响。“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带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带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这句话就像无法察觉的病毒,每时每刻刺激着她的神经,传染开去……

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带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这对于一颗寂寞少女的心,在明媚的春天是多么矛盾的煎熬:一边是遥远的林,一边是身旁的示。

她清楚的知道,若不是寂寞,在她心中根本不会有这两个人,因为有种性格属于她,那种性格就是清高。可如今,她需要摆脱寂寞,在这样明媚的春天里。

春天,万物萌发,容易让人萌动。

夜里,她给林打电话说了这件事。之后便是很长的沉默,最后,林只说了四个字:“我会等你!”她听得出来那四个字的分量,里面充溢了无声的疼痛,充盈了心酸的泪水,充满了最包容的爱。

她说:“林,我终于知道你所说的害怕是什么了?”她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哭泣声。

林笑了笑,没有说话……春天的夜里,一切都很静,一切都像是在偷偷地生长。

当然也包括她心中一种不可名状的感情。

辗转了一夜,第二天晚上她约了示。在学校湖旁的花丛边,两人静静的矗立。

终于,示向她伸出一只手,说:“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带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

“风花雪月的爱情?这是春天的誓言吗?”她盯着示的手,轻轻地问。

“不是春天的誓言,是四季的,永远的。”

“但我现在有林,只是……”

“我就在你身边,但他不在。我能给你真实的感觉,但他不能。我会带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但他不会……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带给你幸福,相信我。”示伸手去拉她的手,她没有闪躲。突然间她感到心中抽离了一种积聚了很久的东西。

“我很矛盾,很迷茫,我……”她已变得泣不成声,“这样……我们会幸福吗?”

“会的,风花雪月。”

“风花雪月,像这样的春天吗?像我现在的心情吗……风飘零,花娇柔,雪融水,月朦胧。”

示摇摇头,说:“你无须朦胧,我们会幸福,因为,我爱你。”

“可是……”

“我不强求,你好好考虑。”示松开她的手,呆呆的站立。

时间就像定在那个瞬间,就在示松开她手的刹那,她清楚的知道原来示握住她手的时候,从她心中抽离的集聚了很久的东西原来是可怕的寂寞和孤独。

那个夜里,她看着林的照片流了很多眼泪,之后把照片小心的放好,度过了一个安静的夜晚,只是那样的夜晚静得让人断肠……

翌日晨曦,当示还赖在床上的时候就有电话叫醒了他,“喂——有这样当人家男朋友的吗?总应该请你的女朋友吃个早饭吧?我在楼下等你呦!一会见!”话筒里传来她甜甜的声音。

示兴奋得扔掉话筒,从被窝里爬起来……

夏大二

风温情 花暧昧 雪无痕 月清明

春天悄悄走过,花儿已开始斗艳。

她给林打了电话,说她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叫示。林仍然像往常一样安静,只是此时的安静让她感到死一般的异样。

她问:“林,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在这里真的很寂寞,我真的需要有个人陪……”

“我明白。”林打断了她的话,语气里没有怨恨的感觉,只有安静。

“林”,她的声音很温柔,“别再等我了,不值得,我并不是个出色的女孩!我真的不值得让你等……一定会有个很出色的女孩在等着你……”

“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林突然挂掉电话,空鸣的电话音在她耳旁不知疲倦的响着。

示对她很好。每天早晨示都会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早点已经买好;夕阳西下的时候,示总是陪着她在操场上散心。那个时候,她挎着示的臂弯,依着示的肩膀,感到这个港湾如此可靠,如此温暖,且又如此风花雪月。示总是给她讲笑话,而她也总是被逗的咯咯地笑。她笑的时候,示总是说:“我喜欢笑容挂在你的脸上,像天边的那朵彩云。”

她笑着说:“你敢不喜欢,这是美女效应,呵呵,再说了,哪里有像我这么美的彩云呀?”

示用食指刮了下她的鼻子,把她搂在怀里,“臭美”,示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给她听。

一个和煦的晚上,月光皎洁的抚摩着每个角落,好似一切都变得温柔了许多。她和示坐在学校的情人坡上,一起看着天边的圆月,彼此静寂。突然,示低声问她:“还记得我以前给你的承诺吗?我会带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她把头转向示,眼睛里闪着透明的流体,月光把她装点成一个羞答答的公主。

“我当然记得。示,谢谢你在我最寂寞的时候陪在我身边。这些日子里我一直都在默默的感动。谢谢你给我的风花雪月——风温情,花暧昧,雪无痕,月清明。”

示笑了笑,轻轻的要去吻她。她稍稍地往后歪头回避。

示说:“我爱你,相信我。”他柔情的看着她的眸子,温柔,真挚……

她点点头,闭上眼睛,轻轻地扬起头,她把初吻给了示。

那个夜里,她躺在宿舍的床上辗转难眠,摸着自己的嘴唇,体味着接吻那梦幻般的感觉,她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示,还有示温柔的嘴唇。

在她和示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彼此已深陷对方,终日相伴。很多人见了他们都说,你们真是幸福的一对呀!然后她笑笑,感到满足,示紧紧地攥起她的手,望着她明亮的眸子。示喜欢文学,她就帮助他在学校办了个文学协会;她喜欢听歌,示就给她买了最新款的mp3;示喜欢打球,她就在一旁傻傻的看着他;她喜欢浪漫,示就带她去情人坡给她讲笑话……一切的一切,美的不象话!

她问示:“我们会一直这样好下去吗?就像现在炙热的天气,就像我们滚烫的热情,就像这样,我爱你,你爱我!”

“我们会有不好下去的理由吗?就像太阳每天都会来,就像夏天日日都温暖,就像这样,我爱你,你爱我!”

她望着示的眼睛,踮起脚尖吻了他,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吻示。她说:“示,我爱你!”示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明朗的夜空下,一切都很安静,只有蝉在不知疲倦的鸣叫!

那一天月亮没有出来,林打来电话。

“你还好吗?我很想你,每天都很想,你像个霸王,总是疯狂的占据我的大脑。”林说。

“我很好,很快乐。只是有时候很担心你,你过得好吗?”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过得很好,至于现在……哦,不说我了……他对你好吗?”

“他?你是说示吧,他对我很好,很关心我,很疼爱我。”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幸福。

“……”电话那边没有声音。

“林,你没事吧?”她关切地问。

“我……我没事。太好了,他对你好我就放心了。还有,我想提醒你一件事。”

“什么?”

“千万不要因为爱情而昏了头脑,现在的热情是不能够代表永远的,所以别做傻事,女孩子一定要懂得自重……”

“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个随便的人吗?”她打断林的说话。

“不,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是我宁愿用我的一生去捍卫这种信仰和执著的女神,只是爱情的确容易让人迷茫。”林坚定地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林……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对吗?你为我这样痛苦,我却……我只能对你说对不起。示对我很好,我也很爱他。我和你已经分手了,你别再等我了,好吗?我不想让你太痛苦,你应该找个女朋友,那个人一定比我更适合你。”

“爱是一种‘孽缘’,面对它时,有些事情往往不能够像你说得那么理智。我爱你,没有理由,我只知道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人,我希望你能够幸福,我要你快乐的面对每一天……”

“林——你别说了,我快感动死了,我会幸福的,我答应你,我会快乐的面对每一天……”

抽噎声在话筒间穿梭,周围尽是炎热的夏夜。

时光如梭,第二年的夏季,大二即将结束的一天。

“示,快放暑假了。我们即将分开一段时间,我会想你,怎么办?”

“假期我会去你的城市看你,而我们现在所能做到了,只有珍惜。”

她点点头,要去吻示。示轻捂住她的嘴,“今晚和我在一起好吗?我不想离开你!”

“可是我们……”

“相信我!”

她望着示,坚定的眼神,温暖的拥抱,终于点下了头。

那个晚上,示带她来到宾馆。

“今晚让我好好的爱你,我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答应过你,会给你风花雪月的爱情。”

“示,你真的会一直这样爱我吗?我怕有一天……”

“傻瓜,怎么问这种傻问题?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呵呵,讨厌,你就会逗我……”

示突然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她停止了说话。两个人望着对方的眼睛,没有语言,好久好久……

终于,示松开臂膀,轻轻的解开她t恤的纽扣。她没有反抗,没有说话,林在她的脑海中一瞬即逝,她看着眼前的示,甜蜜地扬起了嘴角。

之后的那个深夜,两个人缠绵在床上,爱情狂热的燃烧。她把自己的贞节交给了示,告别了她的处女时代。

窗外,炎热不断的浓烈,像她和示的激情。

在这个时候,只有蝉依旧在不知疲倦的鸣叫……

秋大三

风萧瑟 花衰颓 雪未至 月阴晦

秋天飘至,树渐渐地“瘦”了,人渐渐地“胖”了。

女孩子脱下招展的衣裙,换上温柔的秋装。阳光少了炙热,花儿藏了鲜艳,空气淡了芬芳,一切都好象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孕育了深沉。

暑假时,示来到她的城市。她骗父母住在女同学家,在外面和示过了几个晚上。每次和示****,她的心已经觉得坦然,因为她认为自己本来就是属于示的。示走后,她见了林。林依旧是那个有着安静眼神的人,就像他的说话。

她终于对林说了她和示的一切,包括和示的****。林听到后,眼泪一下子流下来,这是林第一次在她的面前哭,哭得那么自然,那么真实,那么伤悲。

大二年终总结时,她的成绩一塌糊涂。看到别人“夺”走本应属于她的“荣誉”,清高的品行是不可能有接受的理由和借口。她清楚这一切都因为自己把耕耘的时间用在了和示的谈情说爱上,可她不后悔,她觉得值。

大三时,当她再次走进校园,看见高耸的教学楼时,她忽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走进校园时的情形。“我会在这里开辟一片天地。”想到这句话,她摇了摇头,少了初来大学时那种欣然的感觉。

她协助示办的文学协会在学校里已经“家喻户晓”,示自然成了众多协会主席中的标榜,终日忙碌,还会和很多人打交道,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少了许多。可是她仍然一有时间就去找示,陪在他身边。

昨天好像还生活在花丛中,今天就已经迈步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昨天好像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就感到空气中弥漫了一丝凉意。昨天好像还抱怨着烦躁的蝉音,今天就因为听不到而感到异样的安静。昨天好像还是夏天,今天就已经在秋季的环境里。

她大三了。除了示,她也有了一些相处很好的姐妹。很多时候,她和示以及几对朋友情侣会在一起吃饭,讲着闲散的故事和低俗的笑话,大家开心地像一家人。她会说,我们这多像是还珠格格里面的生活。然后男孩子就会抱抱自己的女友,轻轻地道一声“爱你”。

爱你……爱你……一天天的爱你,一天天的逝去。

秋天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一个夜里,她宿舍的电话不厌其烦地响起。

“喂,你好。”

“我是示,明天早上你自己去吃早饭吧!”

“怎么了?你要去干什么?”

“我明天想睡个懒觉。”

“好呀,可能最近你太累了吧?”

“当然,难道你没看出来这两天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没精神吗?”

她没有说话,因为她万万没有想到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喂,你怎么不说话?说话呀!”

“示……你还爱我吗?”她娇滴滴地,连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怎么突然问这么无聊的问题?”示的声音很随意。

“无聊吗?你开始觉得我无聊了吗?你忘了你的誓言?你不爱我了?”她的声音提起来,惊醒了同寝室的姐妹。

“你问的问题本来就很无聊!别瞎想了。我要去睡觉了,困死了,再见。”

然后她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

黑暗中,她抱着电话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一点声音。寝室的姐妹们谁都不知道她哭了,只有她知道,因为眼眸下有两道灼烧的热痕。

突然,电话又响起来,她在黑暗中笑了笑,拿起电话,她想,示还是爱她的。

“老公,你回心转意了?”

“……对不起,我是林。”

“噢……”她吃了一惊,“林,对不起。我还以为……”

“没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可能会很少打电话给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怎么了?连你也不愿理我了吗?我做错什么了吗?林,你告诉我呀?”她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眼泪这么不值钱了。是不是在爱情的滋润中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只剩下感性的女孩?

“你别哭呀,不是这样的,你什么都没有做错,真的……别哭了。”林听到她的哭声慌了手脚,口不择言的说话,“我怎么会不理你呢?只是我的成绩很好,学校说如果大三结束时我还可以保持这样的成绩就在我毕业后保送我读研究生,我只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你别哭了,求你了,我仍然可以天天给你打电话,我不是不理你,你别哭了……求你了!”

“不用打电话给我了,林。你要加油,千万不能放弃这个机会。我挺好的。”

“真的吗?”

这句“真的吗”让她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她应该怎么告诉林呢?她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的眼泪已经在脸上铺张纵横。她不清楚示现在在想些什么?她依旧爱着示,爱着示的情话,爱着示的嘴唇,爱着示与她的****。

“林……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听我一句话,不要荒废学业,明白吗?”

“林,我是不是很傻……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你有的时候真得好傻,傻的让我不知道该怎样恨你。但是我爱你,就像我听说你和……”林停顿了一下,然后林的说话中就伴随了哭泣,“就像那样恨你一样的……爱你。撕心裂肺的痛,像心脏在滴血还要强迫的挤出微笑,像刀子刺破胸膛又变成棱锥疯狂的旋转,像溺在水中挣扎却没有办法选择死亡,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对你刻骨铭心的爱。好想忘记你做个没有忧虑的人,可我不能……我无助我困惑,我只能用讨厌的方程式灌满我的脑袋,可是再多的方程式也阻挡不了你在我脑海中的一个念头,它们那么的不堪一击……”

“林,你应该恨我,我都开始恨我自己……我这样的人值得你去爱吗?林,你恨我,我还会觉得好受些。”

“啊——”电话里传来林疯狂一般的叫喊,像刘月虹的河东狮吼,那里面包含了多少心酸,心痛,无助,伤悲,甚至是绝望。这样的吼叫对于平日安静的林来说又是怎样的一种宣泄,这样的宣泄里又包含了多少用力割破肌肤的伤痕,滴着冰冷的血,变成刀子,又割弄出多少纵横的新的伤痕。

“林——”她大声叫着他的名字,“求你,别这样好吗?我好难过!”

终于,林又恢复了平静,“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为你祈祷。把握好自己,为了将来,抓紧你的学业,你不是说过要到北大读研究生吗,加油吧,好吗?”

听了林的话,她想到她大一时拿到国家奖学金时候的开心和大二糟糕的成绩,她攥了攥拳头,“林,放心吧,我会努力。你也要好好生活,就算为了不让我担心,可以吗?还有,好好努力,别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想让你分心。”

“嗯。很晚了,早点休息吧!从明天开始做个努力的丫头。”

“讨厌”她娇滴滴地说,“别叫人家丫头嘛,多俗呀。林,真得很谢谢你……晚安。”

她挂掉电话,回头看见寝室的姐妹们都站在身后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她。

她说:“姐妹们,我没事,明天要开始新的生活。”她又紧紧地攥了攥拳头。

之后的日子,他们再也没有一起吃过早饭。她没有主动提出过,因为她希望等待示会像以前一样对她说“早点已经买好了,快来食堂吃呀”,可是没有。此后,示忙的时候她就去学习,有空的时候他们依旧在一起,像平常一样,只是多了些平淡,少了些浪漫和说话。从一些细微的地方,她也发现示有了变化。她问自己,那个温柔的示哪去了?那个会说情话的示哪去了?那个会带给我风花雪月爱情的示哪去了?哪去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有些事情没有办法一直隐瞒下去,譬如恋情。

已经深秋。这是一个很阴霾的早上。她起得很早去散步。不经意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坐在一个女孩的对面,开始她还想那是谁又找了个女朋友呀,但那个念头一瞬间后就演变成震惊,那个背影可是我心爱的示呀!他握着别的女孩的手。

她来到示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不发一言。

示松开女孩的手,浅浅地笑笑。

“示,她是谁呀?”坐在示对面的女孩问。

“你闭嘴!这没你说话的份!”她对那个女孩愤怒地说。

“你等一下,我和她有点话说。”示对女孩说,然后拉着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那女的是谁?”她问。

“大二的一个女孩。”

“你们干吗在一起?”她的眼睛里波光粼粼。

“两个人在一起怎么了,说说话而已,哦,还不许我和别的女人说话了是吧?我对你说,你最近就是有毛病,整天挑我的茬。”

“我有毛病?是我有毛病还是你有?这么久没有在一起吃早饭,原来你和别人在一起。说话,说话用得着拉着手说吗?”

“你别没完没了,那个女孩只是佩服我的才华而已,想进文学协会帮我的忙……”

“帮你的忙?我们的文学协会大主席,你可真伟大呀!你看人家把你帮的……”她哽咽着,没有办法再说下去。

“别说得这么难听,我们又没干什么!你别整天神神道道的,有意思吗?无聊死了!”

“我是无聊,我是傻子。我把一切给了你,你却辜负我。示,你变了,你不再爱我了是吧?不爱你说呀,什么风花雪月的爱情,全都是狗屁!这就是你在秋天给我的风花雪月吗——风萧瑟,花衰颓,雪未至,月阴晦。示,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始乱终弃的男人。”

示笑了笑,扬起一边的嘴角。这样的笑容忽然让她觉得很恶心。她挥起手臂给了示一个重重的耳光,重重的,让她的手都感到生疼。

“你打我,你……”示扬起手臂,她闭上眼睛。但最终示的手停在了空中,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示用愤恨的眼神盯着她,她扬着头,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现在低下头,那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连自尊都没有了。

身后传来了刚才那个女孩的声音,像甜甜的柠檬,“示,你还没有说完吗?该去吃早饭了。”

示用食指指了指面前昔日的女友,又摇了摇,然后转身离开了。

“示,我等你可等了老半天呦。”她听见女孩微笑着对示说。

“对不起!请你吃好吃的作为补偿吧。”然后她看见示把手臂搭在女孩的肩上,女孩挣脱了两下没有挣脱掉,然后安静地靠在了示的肩膀上。

她看着看着,竟然笑了,想到几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一个傻傻的女孩呀!“示这个混蛋”,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也没有以前甜了,“怪不得!”她抹了一把脸上稀里哗啦的泪水,向宿舍走去。秋风灌进她的衣囊,好凉。从心脏开始,漾着一种忧伤,在落叶坠地的瞬间传染到每一寸肌肤。这个时候,她的心是疼的,脸却是笑的,她的脸笑了,心却已经碎了……因为那个始乱终弃的示。

斑驳陆离的夏季在日头落下多少次后演变成感时伤怀的秋,感时伤怀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我的示究竟随着哪片落英消逝在暮色中,那暮色照得大地是让人流泪的深黄。她在梦里苦苦地寻找着答案,眼角里滑出晶莹的泪水。整整三天三夜,她倦在床上,早就不记得哭过多少次,换过多少条枕巾,问过自己多少次为什么示不要我了。泪流干了,只剩下没有焦点的红肿的眼睛;力气没了,就把自己搁置在床的角落里落寞;嗓子哑了,发出急促可怕的呼吸声。好好的一个女孩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让人看到就会想到绝望。

同寝室的姐妹们终于忍受不了了,强迫她吃饭,她生往下咽却又原原本本的吐出来,伴着一阵阵的咳嗽。姐妹们劝她的话都说尽了,最后只能抱着她一起哭起来。

“示这个混蛋,我去找她替你问个明白,让他说个清楚。”宿舍的大姐气愤地说。

“别,大姐。别去找她。”她伸手拉住大姐。“他一定不希望把事情搞得那么糟。”

“什么时候了你还替他想,你都成这样了,我们都快心疼死了。”二姐说着,已成泪人。

“不用担心我,有你们在身边,我很开心。”她说。

“三姐,你别难过了?”四妹劝她,她在宿舍排老三,“你现在还爱示吗?”

她低下头,“爱,从我接受他那天开始我就没有停止过爱他,用我全部的精力爱他,享受他给我的爱,我不在乎我失去什么,我只在乎他能够一直爱我,一直爱下去……但是我更恨他,恨他欺骗我,恨他移情别恋,恨他始乱终弃,恨他给我的承诺。他说过要给我风花雪月的爱情,可是去哪了?去哪了?去哪了……”眼泪砸在地上,摔得粉碎,灰飞烟灭。

时间是冲刷一切的溪流,昂首远去,从不停留,不论你是快乐还是忧伤。

当她和示的分手成为公开,当示和那个女孩的交往不再是秘密,她已经大四了。

冬大四

风癫狂 花枯萎 雪纷飞 月憔悴

回想起大三的生活,在她心中尽是落叶枯黄的秋,干丫丫的树枝呆呆地矗立,比任何一个季节都孤独,冬天毕竟还会有银霜挂在枝头。失去示,她寻回了遗失,国家一等奖学金,院校优秀干部,三好生以及弥足珍贵的研究生保送名额……可以说一名学生在一学年可以获得的荣誉她基本都得到了,但这一切在她心中都没有示曾经对她说一句“爱你”那样更让她感到喜悦。

她很少再看到示,因为她把自己封闭在自习室里,带着足够的食物和水,从早上一直拼到封楼,她知道她只是选择通过这种方式来逃避。多少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拿起电话想打给林,可每一次都在拨最后一个号码时匆忙的挂掉,她认为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去向林诉说悲伤。

就这样,时间昂首远去,不留痕迹,无论你快乐还是忧伤。就这样,她大四了。

大四是她的实习学年,她选择了林在的城市。她觉得即使林不在她身边,那个城市也让她有安全感。再三考虑,她还是告诉了林她的到来,两人终于在咖啡屋见了面。

“林,我们多久没见过面了?”

“好久了,即使是刚过的暑假你也没有见过我。”

“林,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只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你对我那么好。”

林没有说话,空气在彼此之间沉默了好久。

“林,我已经和示分手了。”她看见林端咖啡的手突然抖了一下。

“为什么?”林问。

“为什么呢?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大三那年,他像秋天一样残酷,残酷得让我凋零。”

“……你瘦了,生活得很辛苦,是吗?”

她点点头,眼泪掉进咖啡里,林也一样。她因为心酸,他因为心疼。

之后,她把一切都告诉了林,包括示对她的承诺。当他们走出咖啡屋时才发现这座城市已经银装素裹,皑皑的宣告着冬天的到来。

一天晚上,她在实习公司的寓所里无聊的坐着,随手在纸上写着林和示的名字。突然她发现“林”和“示”在一起不就是“禁”吗?“看来两人注定是不能够相见吧?”她说给自己听。这时林发来短信:

“天使折断了翅膀,寒冷时会觉得疼吗?翅膀没了可以不用飞翔,我不在乎,可是你的眼泪却早已把我埋葬。没有办法不在乎是什么折断你的翅膀,所以我背上行囊,去了你曾经爱过的地方。”

“林去找示了!”她一惊,看见纸上的“禁”字,“千万别……”然后疯了似的跑向火车站。

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林找到了示,两个人站在雪中,任凭寒风吹乱他们的头发。

“我从她那里听说过你,林。我知道你爱她。”示很平静地说。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因为你而变了,变得郁郁寡欢,我再也没有见过她自信的微笑,这都是由你所赐,你的负心!你的无耻!”

“别说我无耻。”示喊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给她承诺。”林也喊起来。

“因为我爱她。”

“你爱她还伤害她。”

“我想吗?我的笑容下是怎样的黑暗,你们根本不明白。”

“我只明白天使断了翅膀就没有办法再飞翔,那是天使最大的悲哀。”

“那就只能怪在我和她之间有我更爱的东西,那是我的理想,我的梦,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它媲美,即使是她,一样可以被埋葬。”

“你的理想?”

“对,就是一直陪伴我的文字,我爱它们的乖巧和玲珑,爱它们的多变和执著。我爱它们,所以我放弃她而找了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的父亲是出版社的社长,她可以帮助我,让我的文字出版,让更多的人赏识,那是我理想的捷径,所以我义无反顾。”

“你利用那个女孩?”

“不是利用,是换取,用我爱的人的伤悲换取的。抛弃一个爱着的人去爱一个并不爱的人,这种感觉你知道吗?就像用刀子割破皮肤,淌着黑色的血。可是为了我的理想,我并不觉得疼。”

“垃圾。”

“垃圾?一个毫无成就,不为理想的男人配做男人嘛,不这样做我才是垃圾。”

“一个没有责任,损人利己,把心爱的人带到天堂,又狠狠地推下去,这样的人有资格做人吗?”

“你们都别说了!”她从一棵老槐树后走出来,早已成个泪人。“示,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的爱情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被你捏得粉碎,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即使这样我依然感谢你曾经对我的爱,我会夹在书扉里永远珍藏。但是……”她看着示的眼睛,“你折断了我的翅膀,让我流浪,所以这个冬天我要把对你的爱彻底埋葬。我将不再爱你。”

“对不起,对不起……”示避开她的眼神,一句句地重复。

她肿着眼睛一直盯着示,林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林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本来打算录回去给她听的,我想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但如果我把这玩意给你那个女孩的话,你自己想想后果?”林晃着录音笔,挑衅般地看着示。

“林,别这样……”她说。

“你敢……”示惊恐地望着他,伸手去抓录音笔。

林迅速把手背在身后,轻蔑地笑了笑,“放心吧,对于你,不值得我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对付。我不知道你失去了多少,但我知道失去这样爱你的她将会是你最大的损失。”然后,林当着示的面抹掉了录音笔里的所有内容。

狂风骤起,雪花纷飞,冬天依旧在向这座城市示威。

林对她说:“走吧,去我的城市,让我照顾你。寒冷的冬季,你不用再独自流浪,舔舐伤口。”

她看着林笑了笑,拉起他的手走过示。经过示身边的时候,她轻声地对示说:“风癫狂,花枯萎,雪纷飞,月憔悴。冬天的风花雪月就让冬天把它冻结,你给我的风花雪月就在这里终止吧!”然后他们擦肩离去。

“林!”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干嘛?”林回头问。

“拜托你以后好好照顾她。”

林用食指指了指示,又摇了摇,“你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对我说这些,看好你自己就行了。”之后,林和她离开了这座城市。

“能和我在一起吗?”林问她。

“林,对你来说我已经是个不算纯洁的女人。”

“天使折断翅膀就不能飞翔,我不可能一点不在乎,但是我更在乎天使依旧是天使。”

“林,我值得你这样吗?”

林把她拥在怀里,“冬季过后,我心中的春天只有你能开启,所以你值得。”

她抱紧林的腰,无声的哭泣……

尾 声

两年后,示的长篇小说终于出版了,在各大书店火爆畅销,成为风靡全国的文学佳作。她坐在台灯下静静地读着,默默地哭了。书中最后一页写道:“我没有带给她风花雪月的爱情,或许她并不在乎这些,在乎的只是我能够安静的爱她如此简单,可我依旧没有做到。她走了,带走了我的天堂,我坐在年末的地方用力张望……还有一个男人教给我坚持,教给我等待。他抚平了她心中的伤疤,让我感到内疚,还有一些安慰。当天使再次飞翔之时,我真地好想看到他最开心的笑容。谢谢你们,祝福你们,我只有这些资格了。春夏秋冬过去,我的罪终究不能饶恕吗?”

这时,林发来短信:天使,我来看你了,在北大门口,快飞出来接我呀!

她扬起嘴角,小心地把书放在写字台上,跑了出去。

春天已经来了,阳光和煦,微风轻柔。写字台上,那本书安静的躺着,扉页上写着四个大字——向她赎罪。那,是书的名字。

北京301nk免疫治疗贵吗

北京治肿瘤的权威医院

301医院nk细胞

干细胞可治不孕不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