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安石个人生活邋遢竟然能娶到有洁癖的老婆吴氏

发布时间:2021-01-07 10:48:01 阅读: 来源: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王安石个人生活邋遢 竟然能娶到有洁癖的老婆吴氏

自古文人不拘小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和小怪癖。但是像北宋时期王安石这样邋遢名家,可就为数不多了。王安石不讲个人卫生究竟到何种程度?毫不夸张,王安石不讲个人卫生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数一数二的,其肮脏程度真可谓是空前绝后。从古代的人居环境与生活条件,一两个星期不洗澡也情有可原,可若是一年半载都不洗一次澡,宽衣长袍、发髻高盘,其令周围人掩鼻而去的结果就不难想象了。

王安石贵为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学者、诗人、文学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衣着打扮绝对不是风流倜傥,生活习惯也绝非干净、整洁,更是不会有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雅兴了。单是他不洗澡这一件事,就足以引发一系列的不良后果了。可以想象一下,一位长衫、长发、长髯的男人,终年不洗澡,带着一身足以让人发狂的气味谈诗变法……最倒霉的要数他身上的那件衣服,酸臭难闻!跟王安石打交道的人,经常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味了,鼻子比眼睛更先得知这位大师的莅临。大诗人苏淘就曾这样描述过王安石:“穿着囚犯一样的衣服,吃牲口才会吃的食物,蓬头垢面,竟然还在那儿安之若素地大谈史书。”由此可见,王安石果真是北宋时期的一朵奇葩。

除了不讲个人卫生这一点,王安石做出的杰出贡献也是首屈一指的。他少时苦读,博学多才,为官之后四处漂泊。早年以秘书郎签书淮南节度判官厅公事时,王安石经常彻夜读书,只有在天刚放亮的时候,才会在椅子上打个盹,睡醒后,来不及洗脸和梳头发就又跑去做事,久而久之,王安石就养成了不修边幅的坏习惯,彼时他只有二十二三岁的光景。不仅长年累月不洗澡,王安石也不爱洗脸。他的脸上日积月累了厚厚的一层灰,家人见他脸色暗淡,还以为他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于是就请来了大夫。大夫只是看了看王安石的脸,便无奈地说道,这哪里是生病,只要把脸上的灰泥洗一下就好了。家人听闻后,赶紧让他洗脸。面对着端来的一盆热水,王安石却毫不领情,反而黑着脸说:“我天生就长得黑,再怎么洗也白不了,别浪费工夫了!

实在没办法,不洗澡、不洗脸,不搞任何个人卫生,王安石的身上生了不少虱子。最绝的是有一回,王安石面见宋神宗,有只虱子竟然不识时务地爬到了王安石的胡须上!宋神宗忍不住笑出了声,王安石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自己说错了话,直到出了门间同僚,这才明白过来。王安石急忙让手下人把胡子上的虱子抓走,同僚还促狭他说:“这是宰相脸上的虱子,还被皇帝亲自鉴赏过,不能轻易抓走。”此后,这个笑话便成为王安石的经典段子,被广为流传开来。

看到这里,众人一定会想,个人卫生如此脏乱差的男人,再怎么腹有诗书,也肯定是娶不到老婆的,哪个女人愿意捏着鼻子跟这么又脏又懒的男人睡在一起啊错!别看王安石如此邋遢,可是却讨了个有点洁癖的老婆吴氏。古时的文人政客无一不有自己传奇的人生,相必能容忍王安石的这一点的女人,也不是世俗常人所能理解的。

自从王安石被罢免在家后,只因家中尚有一个公家的藤床一直没有还,衙门便派人上门讨要,但管家们都不敢做主。有天,王安石光着脚丫子躺在藤床上,被老婆大人远远看见,大概他躺脏了藤床,马上叫人把床给扔了。好笑的是,以王安石多年的生活习惯来看,不知他因不讲究个人卫生糟蹋了多少好东西,今天扔一张床,明天扔一把椅子,如果他不是当时的名仕,有着可观的收入,恐怕早就把家业败光了。

那么,王安石单是在卫生方面令人嗤之以鼻吗?不是,王安石在礼仪待客方面也十分欠缺,甚至让在座的人感到哭笑不得。北宋时期,非常讲究吃饭待客的礼仪,而贵为宰相的王安石却经常无视任何礼节的存在。史书记载,有次,宋神宗宴请官员吃饭,让他们自己钓鱼,钓上来之后交给厨房去做。别人都在钓鱼王安石坐在那里非但一条鱼都没有钓,反而把一盆鱼食都吃光了!宋神宗问他为什么和鱼争食,他却心不在焉地说,自已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由此可见,当时的王安石一定是在思考国家大事,那颗心根本就放没在玩乐上。

还有一次,王安石的一个远方亲戚萧公子来到京城。王安石请他吃饭,既然是拜见宰相,萧公子特意穿了一套华美的衣服,以为王安石会盛宴款待他。于是,拜见完毕之后就安心地等着美味佳肴上桌。可是,中午都过了还没见端饭上来,萧公子饿得肚子咕咕直叫,可又不敢走,就只好等着。又等了很久,王安石才宣布开饭,结果入席,萧公子差点没气晕过去这哪里是什么盛宴!一人一个酥饼,再加几块切成小块的猪肉,旁边放着一锅菜汤,连普通人家的饭食都不如,宰相的款待可真是寒酸啊。萧公子平日大鱼大肉惯了,哪里吃得下去这等饭食,又不忍驳宰相的面子,只好将就着吃了几口酥饼,菜更是吃了几口就不再下筷了。王安石见状倒是不客气,把他剩下的酥饼端到自己面前,干净利落地填进自己肚子里。萧公子见状连忙起身告辞,以后逢人就讲起这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宰相宴”。

更奇葩的事还在后面。有一天,朋友们告诉王安石的夫人,说她的丈夫特别爱吃鹿肉,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一向不在乎吃喝的王安石怎么突然爱吃起鹿肉了?朋友告诉她,他们吃饭的时候,王安石别的都不吃,就把一盘鹿肉吃光了。夫人问鹿肉摆在什么地方,朋友们说就摆在王安石的面前,夫人这才明白过来,告诉他们,王安石吃饭向来只盯眼前的那道菜,直到吃光为止。设想下,如果放在王安石面前的是一盘咸菜,难道他也会一口气吃完吗?

都说恶习难改,但后来的王安石却渐渐讲究点卫生了,说到这里还要感谢两个人,那就是王安石的两个死党,一个是吴仲卿,另一个就是韩维。这两位君子对王安石的邋遢形象实在看不过去了,又不好直说,就想了个办法。

他二人邀请王安石每月到寺院摆龙门阵,谈得差不多了就起去洗澡,趁王安石洗澡的时候让寺院里的人把他的脏衣服拿走,换一套新衣服摆在那儿,王安石每次洗完澡总是看都不看就穿上新衣服,从不问新衣服是哪儿来的。可是这样几次下来,王安石觉得比以前舒服多了,渐渐的也就爱穿干净衣服了。

细想一下,王安石身肩国家重任,对文化、政治、经济领域的变法都有着不可取代的大作为,生活中却是一个低能儿,他只不过把别人用来考虑吃喝和衣着的时间都用在国家大事上了,不修边幅,只是他不屑这些生活中的细枝末节罢了。

江苏银屑病医院

上海多动症医院

北京整形美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