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湖南省邵东县乡村女教师罗颢不畏病魔奋战讲台饱竹子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9:42 阅读: 来源:保温材料设备厂家

湖南省邵东县乡村女教师罗颢不畏病魔奋战讲台

曾晓风谢志刚本报记者张振中

独肾,尿毒症,3年前,她跨越生命第一道生死攸关的关口。

换肾,透析,3年的治疗,她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

可怕的病魔多次将她击倒,但她又一次次重新站起来,回到三尺讲台上。因为,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班17个农村留守儿童。

在生命关口,湖南省邵东县灵官殿镇棠荫小学22岁的乡村女教师罗颢做出异于常人的选择,誓死与乡村学生站在一起。

9月初,在秋季开学之时,记者跟随邵东县义工联探访带病站在讲台上的罗颢,感受最美乡村女教师生命的坚守。

大学毕业刚工作突患病,8个月后带病重新站上讲台

2016年2月,暂别讲台8个月之后,罗颢拖着病体重新站上讲台,接手邵东县灵官殿镇棠荫小学四年级教学班,即今天的六年级(一)班。这个班级当时的语数平均成绩、班级质量均排名全镇倒数第一。

在此之前,罗颢经受了将近一年的磨难。

2013年8月,罗颢从邵阳师范学校毕业后主动要求分配到自己的家乡学校——条件最差、只有4个班级61名学生的棠荫小学。2013年冬天,刚工作3个多月的罗颢开始持续低烧,时不时到诊所输液诊治。连续数月辗转求诊治疗,症状却越来越严重——喘气、肺部感染、咳血、全身浮肿……2014年2月24日,父母领着罗颢到湖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结果竟然是“尿毒症、先天性孤独肾”。

2015年2月,罗颢的病情再次恶化,饱受了奔波劳累和透析之苦后辗转来到湘雅医院,医生明确告诉罗颢家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换肾。

等待肾源的日子,罗颢的父母同时在医院做了抽血检查,争着抢着为女儿捐肾。罗颢考虑到父母都是家庭的顶梁柱,换肾风险大,家里不能同时倒下两个,坚决不同意父母的想法。

所幸的是2015年6月,罗颢终于等到了肾源,在医院做了肾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出院后只在长沙观察了一个月便回家休养。

但是,顽强的罗颢8个月后便选择上岗,担任班主任兼语文教师,当年6月,她成功地度过恢复期。

罗颢刚出院那一阵子,每天服用10多次药,最多一天的口服药费达303元,现在每天吃药还将近100元,每月的工资勉强支付药费。

一个班全是留守儿童,“老师姐姐”呵护着17个孩子

虽然身受病痛的折磨,但罗颢内心放不下的还是学生们。罗颢执教的六年级(一)只有17个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年纪多在10-11岁。17个孩子当中有非婚生育被父母抛弃的,有父母离异的单亲孩子,有的孩子姊妹众多长期由年迈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养,有的常年寄养在亲戚家庭……面对这群苦孩子,身体孱弱的罗颢付出的满满都是爱。

随着时间推移,罗颢几乎忘了自己的病情,和随时会出现要命的“排异”险情,全身心投入学习和工作,同事和学生为她捏了一把汗。“她是一位好老师,我常常劝她要注意身体,多多休息,她就是不听。”校长罗震武与罗颢搭档教六年级,谈起这位同事,语气中充满担忧。

术后回到教学岗位,担心感染罗颢一直戴着口罩上课,孩子们早就习惯了。今年夏天特别热,上课时罗颢会偶尔取下口罩透透气,下课后孩子们会跑到罗颢身边来关心地问:老师,你好了不要戴口罩了吗?放学后,罗颢陪同孩子们打乒乓,容易出汗;因为身体虚,平时帮孩子们批改作业,不时会出汗,孩子们都会轮流站到她身边或身后扇扇子。

今年3月的一天放学后,班上3名女学生“要求”与罗颢手机自拍合影,罗颢愉快地答应了。5月2日,这些学生将一只印有他们与罗老师合影的瓷杯送给罗颢做25岁“生日礼物”,其他孩子也会“偷偷地”将自己的绘画、自制手链、千纸鹤等塞进罗颢的房间。

提到这些“琐碎事”,罗颢总是一脸幸福。

付出总有回报。通过一年半的努力,罗颢接手的班级成绩大幅提升,语数单科和班级质量在全镇26个六年级班级中均居中等。

“我会一直坚守在教师岗位上,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老师姐姐,您辛苦了!”9月8日上午,第33个教师节前夕,17个孩子向他们喜爱的罗颢“老师姐姐”送上鲜花。

在孩子们心目中,罗颢老师其实就是他们的“亲姐姐”,他们珍惜与“姐姐”相处的每一天。每次进教室之前,罗颢也总会有意无意地整理下自己的头发、衣着,然后戴上口罩,她要用最精神、最亮丽的自己面对学生。

由于肾脏移植大都存在着慢性排异,短则3-5年,长则20年左右就会坏死。而且由于长期服用抗排斥药物和激素,体内免疫力下降,一旦身体发生感染,很容易引起多器官衰竭,所以肾脏移植病人的平均寿命只有8-10年。

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排异反应,生命或许会在某个时刻戛然而止。罗颢的父母因此背上沉重的包袱,但是,坚强的父母早已未雨绸缪、全力以赴应对可能出现的二次手术。

对于这种假设的结局,罗颢却坦然而淡定。但是,父亲没日没夜打拼,母亲大事小事的操劳,父母头上的白发、脸上的皱纹让她隐隐不安。

“我希望可以多活几年,双亲还没有回报,再说孩子们我也放心不下。”罗颢望着学生在操场上奔跑追逐,眼里噙着泪花,“我会一直坚守在教师岗位上,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罗颢的声音坚定无比。

天津医院治男科多少钱

长沙治疗脱发的医院排名

太原市治疗肛门湿疣的医院

成都男科医院哪家治疗早泄